当前位置:详细信息

在重审二审庭审时的陈述意见
加入时间:2016-5-8 阅读次数:641

    
在重审二审庭审时的陈述意见
陈述人:张国栋,男,1955年4月8日出生,汉族,农民,住巴彦县富江乡前程村荣家一屯。
陈述理由
(2015)巴民重字第2号民事判决书为错判。
陈述内容
一、违反法律规定错判
首先,因本案案由是“合伙协议纠纷”。诉争标的是座落在巴彦县富江乡前程村地界内的50、51号国有滩涂上的土地(草原)、林地。该地块合法发包方是巴彦县畜牧局。张国栋一人与巴彦县畜牧局签订的《草原承包合同书》,一人交的4万元承包费,张国栋有收据原件,张国栋一人与巴彦县畜牧局进行了公证,张国栋有《公证书》,巴彦县人民政府(2010)9号文件确认张国栋是唯一合法承包人。
依据《合同法》中合同相对性的原则,本案三人“合伙关系”不成立。
其次,张国栋不承认与张国良、张国洪是“合伙关系”。三人没有关于:“对出资数额、盈余分配、债务承担、入伙、退伙、合伙终止等事项”订立书面“合伙协议”,也没有两个以上无利害关系人证明:三人有口的“合伙协议”。张国良、张国洪仅有的三个证人朱伟东、张淑珍和前程村村委会都是利害关系人,且重审庭审时均未出庭。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三十条关于:“个人合伙是指两个以上公民按照协议,各自提供资金、实物、技术等,合伙经营、共同劳动”和《民法通则》第三十一条关于:“合伙人应当对出资数额、盈余分配、债务承担、入伙、退伙、合伙终止等事项,订立书面协议”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五十条关于:“当事人之间没有书面合伙协议,又未经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核准登记,但具备合伙的其他条件,又有两个以上无利害关系人证明有口头合伙协议的,人民法院可以认定为合伙关系”的规定,本案三人“合伙关系”也不成立。
(2015)巴民重字第2号民事判决书,判决“解除原告张国良、张国洪与被告张国栋的合伙关系纯属违反法律规定故意错判。
请问张国良、张国洪:
你们有“合伙协议书”吗?有两个以上无利害关系人,证明你们三人有“口头合伙协议”吗?都没有,你俩凭什么以“合伙协议纠纷”起诉?
请问审判长:
张国良、张国洪拿不出“合伙协议书”,没有两个以上无利害关系人证明三人有“口头合伙协议”,本案该不该以“合伙协议纠纷”立案?三人“合伙关系”不成立,判决“解除三人合伙关系”是不是错判?
二、不依据案件事实错判
重审庭审时,张国栋陈述了以下事实:
1、本案诉争标的是座落在巴彦县富江乡前程村地界内的50、51号国有滩涂上的土地(草原)、林地。
2、1985年,上访人张国栋、二被上访人张国良、张国洪的父亲张安与前程村签订了20年承包经营合同,并与1997年分给三个儿子,即上访人和二被上访人分块经营。
3、1996年巴彦县人民政府下发34号文件,确认该地块为国有滩涂,归巴彦县畜牧局管理使用。之后,畜牧局要求张安和畜牧局重新履行合同,张安不肯。
4、2005年承包到期,张安与前程村签订的非法合同终止,巴彦县畜牧局开始将该地块经营管理权收回。
5、2007年10月15日,畜牧局副局长马骏和草原监理站的齐守安、陈志成等人,来张国栋家签合同时,张国栋把张国良、张国洪叫过来,想和张国良、张国洪共同与畜牧局签合同。
张国栋先问张国洪签不签,张国洪说:“我不签,这地明明是大队(指村里)的,你非得和畜牧局签,我不签,我和大队签。”说完转身走了。工作人员把张国良名字都写到合同上了,张国栋问张国良说:“国良你签不签?咱们谁签谁有份,钱我先交,事后你给我就行。”张国良说:“我也不签,这地是大队的,你和畜牧局签了也得白签,我找国洪和大队签去。”结果,只有张国栋一人和畜牧局签了承包合同,自己交了4万元承包费,一人和畜牧局进行的公证。可是,张国良、张国洪在起诉状里却说假话,说张国栋是代表哥仨签的合同。
6、2007年12月12日,张国洪就同一地块与富江乡前程村村委会签订了承包合同,交了20万元承包费。
2014年8月4日,哈市中院二审开庭时,张国洪说他签的合同是代表哥三的,意思是怕张国栋签的合同不好使,为了两头堵,妄图说张国栋签的合同代表哥仨的。结果,张国良站当庭说:“不代表我啊,你看那合同上有我一个字吗?不代表我。”否定了两头堵。
7、2008年张国栋和张国洪各持一份合同,发生纠纷。春种的一天,张国栋领尹占凤、赵伟臣等人栽树苗子,张国洪来到地里就往下拔。张国栋拿起铁锹和张国洪打在一起,被尹占凤拉开。打仗后,张国洪把张国栋栽的7亩地树苗子拔掉,张国栋把张国洪种的40亩甜菜毁成大豆。因为纠纷,张国洪与前程村通过法院判决解除了合同。
8、2009年,前程村村委会把该地块非法包给村民郭长柏,张国栋和郭长柏发生纠纷,张国良、张国洪均没参与。
9、2010年,富江乡政府把该地块收归乡里代种,张国栋和乡政府纠纷,张国良、张国洪均没参与。同年8月30日,巴彦县人民政府下发了(2010)9号文件,确认该诉争地块管理属权归巴彦县畜牧局,张国栋是唯一合法承包人。秋收时,乡政府让张国栋把该地块庄稼收回,张国良、张国洪均没参与纠纷。
10、2011年张国栋自己经营该地块,于2月28日,并将其中80亩耕地包给村民尹占凤。尹占凤耕种该地块期间,被张国良把尹占凤耕种完的地毁掉。
11、张国良、张国洪为了借口2011年他俩也种该地块了,为法院认定三人是“合伙关系”找理由,在起诉状里说假话,说2011年,张国栋把他俩耕种的地毁掉。
前程村村委会为了坑害张国栋,也出具伪证说:2011年张国栋把张国良、张国洪耕种的土地毁掉。
结果,2014年8月4日,哈市中院二审开庭时,张国良在法庭上说是张国良毁的。
张国栋认为:让张国良、张国洪说假话和前程村村委会出伪证的主意,均是帮张国良、张国洪办事,给涉案法官送礼的人和一审办案人员出的。
因为,张国良于2012年9月的一天说:他和张国洪打官司花了20万,张国栋有录音。2014年8月4日,哈市中院二审开庭时,张国良、张国洪在省高检门前,当黑龙江省农民合作社协会于胜彪、孙志林及律师杨学臣等一些人说:他俩花了不止20万了。
12、2011年5月19日,张国栋把该地块流转给黑龙江省时雨农民合作社;同年6月,张国良、张国洪把张国栋告上法庭。
依据张国栋陈述的事实,本案三人“合伙关系”不成立。《民诉法》第六章,第六十三条关于证据排列顺序,是把当事人陈述列为第一位的。(2015)巴民重字第2号民事判决书判决“解除原告张国良、张国洪与被告张国栋的合伙关系纯属不依据事实故意错判。
请问张国良:
你明知道2011年你把尹占凤的地毁掉的,为什么说张国栋把你和张国洪的地毁掉的?用心何在?
请问张国良、张国洪:
张国栋和畜牧局签合同时,是不是让你俩签,你俩不相信畜牧局,怕白花钱,都不签?现在肯花20多万告你哥,于心能忍吗?
请问审判长:
张国良、张国洪在起诉状说假话,他俩的诉讼主张还成立吗?
三、对审理确认的,应该采信的证据不采信错判
本案三人“合伙关系”是否成立,焦点在于2008年(签订合同后第一年)张国栋三人是不是“合伙经营”
重审判决书中,只有两个证据与2008年(签合同后第一年)张国栋三人是否合伙经营有关。一个是重审被告张国栋出示的“证据B5,即《富江乡关于前程村发包五荒地处理决定》;一个是重审原告张国良、张国洪出示的“证据A3,即前程村村委会于2011年8月17日出具的“证明”
“证据B5第2页里写着:“张国洪与前程村签订承包合同后(指2008年),和二位哥哥矛盾激化,已耕种完的土地被两位哥哥毁掉,”
“证据A3里说2008年该草原由张国栋、张国良、张国洪共同经营”
经查,(2015)巴民重字第2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书第11页上数第6行对“证据B5的真实性予以确认。证明2008年,即,合同签订后第一年,张国栋哥仨互相毁地,根本不是“合伙关系
(2015)巴民重字第2号民事判决书第11页第1至第2行对“证据A3的真实性没确认,只说“其真实性应由其他证据佐证”,故此,“证据A3的证明力,明显小于“证据B5的证明力又因为前程村村委会是本案利害关系人,前程村向张国洪、郭长柏发包有不当得利,张国栋与畜牧局签合同承包,损伤前程村利益,村委会领导恨张国栋。所以,“证据A3即,村委会出具的“证明”,证明不了张国栋三人是“合伙关系”。
(2015)巴民重字第2号民事判决书,判决“解除原告张国良、张国洪与被告张国栋的合伙关系明显是对审理确认的,应该采信的证据不采信,故意错判。
请问审判长:
“证据B5“证据A3采信哪个正确?
四、依据利害关系人虚假证言错判
张国良、张国洪仅有的三个证人朱伟东、张淑珍和前程村村委会都是利害关系人,且重审庭审时均未出庭。
朱伟东买了张国栋、张国良、张国洪哥仨继承其父亲张安于1985年与前程村签合同承包,于1997年移交给三个儿子分块经营,并于2007年承包到期后,统一出售的树木,还欠张国栋哥仨9万元钱(每人三万)。朱伟东买的树木没有全部伐掉,张国栋和朱伟东约定:到2011年10月31日,朱伟东不把他买的树木全部砍掉,张国栋就拒绝他采伐。朱伟东说:张国良、张国洪对他承诺:他要帮张国良、张国洪出假证,打赢官司,张国良、张国洪不但不要朱伟东欠他俩的钱了,而且还让朱伟东继续采伐树木。对此,张国栋有证人作证。
本案一审庭审时,朱伟东出具证言说的:承包费是三人共同出资不是事实,没有证据证明。一审卷宗78页记载,法官问朱伟东:“三人共同出资,每个人都交多少?”朱伟东说:“不知道。”
张淑珍是张国栋哥仨的亲姐姐。据张淑珍说:张国良、张国洪收买张淑珍帮他俩,说打赢官司给张淑珍分些地,张淑珍才出庭作证的。张淑珍说的张国栋哥仨分块经营各自地块的情况,是2007以前的情况,与2008年无关,证明不了张国栋三人是“合伙关系”
前程村村委会向张国洪和郭长柏发包有不当得利,张国栋与畜牧局签合同承包,损伤了前程村村委会利益,村委会领导恨张国栋,因此出具了伪证。
(2015)巴民重字第2号民事判决书,依据利害关系人的虚假证言判决“解除原告张国良、张国洪与被告张国栋的合伙关系明显是故意错判。
五、超过诉讼时效期间错判
本案原被告发生纠纷时间是自2007年10月15日,可是一审二原告主张权利的时间是2011年6月14日,立案时间是2011年9月14日,张国良、张国洪没在2009年7月14日前提起诉讼,超出了法定诉讼时效期间。依据《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关于“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二年”和《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七条关于“诉讼时效期间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起计算。”的规定,张国良、张国洪的诉讼主张已经超过诉讼时效期间。本案不该立案,(2015)巴民重字第2号民事判决书属于超过诉讼时效期间错判。
、严重违反法定程序错判
本案,自发回重审后至重审判决历经10个月之久,超过法定审理期限6个月,而且,重审第一次开庭后已宣布择期宣判,又继续第二次开庭审理。因此,重审判决严重违反法定程序。
七、陈述请求
(一)请求法院撤销黑龙江省巴彦县人民法院(2015)巴民重字第2号民事判决书
(二)改判驳回重审一审二原告张国良、张国洪(被举报人)对重审一审被告张国栋(举报人)提出的诉讼请求
(三)本案的上诉费由被举报人张国良、张国洪承担
(四)请巴彦县人民法院答复:(2015)巴民重字第2号民事判决书依据哪个证据认定张国栋、张国良、张国洪2008年是合伙经营的
(五)请求法院审理认定巴彦县人民法院(2015)巴民重字第2号民事判决书为故意错判
(六)请求对张国良、张国洪诬告行为进行教育
此致:
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
 
 
 
陈述人:
二0一六年五月十二日
 
 
 
证人出庭申请书
 
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
申请人张国栋现申请人民法院在审理张国栋与张国良、张国洪合伙协议纠纷一案中,准予张国栋的证人尹占凤、夏彦波、夏彦平等人出庭作证。同时,要求张国良、张国洪的证人出庭。
特此申请。
 
 
 
 
 
 
 
 
 
 
                       申请人:
                    二0一六年五月五日
 
 
诉讼代理推荐函
 
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八条规定,推荐我单位(或我会成员)工作人员孙志林,身份证号码23212619541212025X,作为张国栋与张国良、张国洪合伙协议纠纷一案的诉讼代理人。
 
 
 
 
 
 
推荐单位名称:黑龙江省农民专业合作社协会(盖章)
                    2016年5月6日
说明:根据民事诉讼法第58条之规定,委托他人代为诉讼,必须向人民法院提交由委托人签名或盖章的授权委托书。当事人、法定代理可以委托一至二人作为诉讼代理人。下列人员可以被委托为诉讼代理人:(一)律师、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二)当事人的近亲属或者工作人员;(三)当事人所在社区、单位以及有关社会团体推荐的公民。根据以上规定,当事人委托第一、第二项规定以外的人作为诉讼代理人,应当按第三项规定,向人民法院提交推荐函。
 
诉讼代理推荐函
 
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八条规定,推荐我单位(或我会成员)工作人员孙志林,身份证号码23212619541212025X,作为张国栋与张国良、张国洪合伙协议纠纷一案的诉讼代理人。
 
 
 
推荐单位名称:黑龙江省绿色科技研究会(盖章)
                    2016年5月6日
 
说明:根据民事诉讼法第58条之规定,委托他人代为诉讼,必须向人民法院提交由委托人签名或盖章的授权委托书。当事人、法定代理可以委托一至二人作为诉讼代理人。下列人员可以被委托为诉讼代理人:(一)律师、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二)当事人的近亲属或者工作人员;(三)当事人所在社区、单位以及有关社会团体推荐的公民。根据以上规定,当事人委托第一、第二项规定以外的人作为诉讼代理人,应当按第三项规定,向人民法院提交推荐函。
 
 
 
授权委托书
 
委托人:张国栋,男,1955年4月8日出生,汉族,住巴彦县富江乡前程村荣家一屯,身份证号码:232126195504081315
受委托人:孙志林,黑龙江省律师科技研究会副秘书长,住址:巴彦县巴彦镇兴华委六组。
单位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哈尔滨大街640号。
联系电话:
委托人因与张国良、张国洪合伙协议纠纷重审一案,委托孙志林为委托人重审二审诉讼阶段的代理人。
委托代理权限:代为承认、放弃、变更诉讼请求,进行和解,提起反诉或上诉;代为和解,申请回避。
   
               
 
 
 
                          委托人:
                       2016年5月6日
附:协会推荐函一份。
 
 
授权委托书
 
委托人:张国栋,男,1955年4月8日出生,汉族,住巴彦县富江乡前程村荣家一屯,身份证号码:232126195504081315
受委托人:孙志林,黑龙江省农民专业合作社协会副会长,住址:巴彦县巴彦镇兴华委六组。
单位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哈尔滨大街640号。
联系电话:
委托人因与张国良、张国洪合伙协议纠纷重审一案,委托孙志林为委托人重审二审诉讼阶段的代理人。
委托代理权限:代为承认、放弃、变更诉讼请求,进行和解,提起反诉或上诉;代为和解,申请回避。
   
               
 
 
 
                          委托人:
                       2016年5月6日
附:协会推荐函一份。
 
 
延期开庭申请书
 
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
我叫张国栋。是张国良、张国洪诉张国栋土地(草原)林地“合伙协议纠纷”一案中的重审二审上诉人。现因贵院二审开庭,我聘请的律师在外地开庭,不能在2016年5月12日按时出庭,因此,申请人张国栋申请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延期开庭审理此案,请贵院依据法律规定准许。
此致:
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
 
 
 
 
 
 
 
 
                       申请人:
                     二0一六年五月十日
 
 
张国栋针对张国良、张国洪起诉状的陈述意见
(重审二审开庭)
陈述人:张国栋(一审被告人、二审上诉人、再审申请人、重审被告,重审二审上诉人),男,1955年4月8日出生,汉族,住巴彦县富江乡前程村荣家一屯。
一、陈述内容
(一)起诉状中所说“赠与”不成立
1985年,张国栋的父亲张安和当时的远大村即现在的前程村签合同承包了本案争议地块,因为1996年县政府发文确定本案诉争地块经营管理权归巴彦县畜牧局,所以,前程村不享有该诉争地块的土地(草原)使用权和林木所有权,张国栋父亲张安也不享有土地(草原)使用权和林木所有权,因此,张国栋父亲张安也不享有该权利项下的财产。故,张国栋父亲张安没有“赠与”权利,起诉状所说“赠与”不成立。
(二)起诉状中所说“张国栋代表二原告与巴彦县畜牧局签订的《草原承包合同书》”不成立
因为2007年10月15日《草原承包合同书》记载的只是张国栋一人与巴彦县畜牧局签订的《草原承包合同书》,2007年10月24日的《公证书》公证的也是张国栋一人与巴彦县畜牧局签订的《草原承包合同书》。依据《民诉法解释》第93条第1款第7项规定:已为有效公证文书所证明的事实,当事人无须举证证明。
又因为,被上诉人张国洪在张国栋和畜牧局签完合同后,于2007年12月12日与前程村村委会,就同一地块签了承包合同,而且,张国洪曾说,他签的合同是代表张国良哥仨,认为张国栋和畜牧局签的合同无效,为了两头堵;2014年8月4日,哈市中院二审开庭时,张国良当庭说:张国洪与前程村签的合同不代表他,证明张国洪说的两头堵不成立。所以说:起诉状中所说“张国栋代表二原告与巴彦县畜牧局签订的《草原承包合同书》”不成立。
(三)起诉状说“合同款项由原被告共同出资”的事实不成立
本案被告张国栋于2007年10月15日与巴彦县畜牧局齐守安等人签订了《草原承包合同书》,之后,又找原畜牧局法定代表人刘树怀局长签的字,张国栋当刘树怀面交了4万元承包费,拿到了承包费收据,并于2007年10月24日在巴彦县公证处和畜牧局进行了公证。所以说:起诉状中所说“合同款项由原被告共同出资”的事实不成立。
一审第一次开庭时,朱伟东说的承包费是三人共同出资是假话,当时,法官问朱伟东,你说承包费是三人共同出资,每人出多少钱?朱伟东说:“不知道”,且朱伟东是本案利害关系人。
(四)起诉状中所说“合同签订后第一年由原告和被告共同耕种和经营”的事实不成立
因为《富江乡关于前程村发包五荒地处理意见》里说:“张国洪与前程村签订承包合同后(指2008年),和二位哥哥矛盾激化,已耕种完的土地被两位哥哥毁掉,无奈之下主动找前程村放弃承包权并与前程村达成了解除承包合同协议,退回承包费。”村民尹占凤等人证言证实:2008年张国栋、张国良、张国洪哥仨是抢地、毁地种,几家打仗的。所以说:起诉状中所说“合同签订后第一年由原告和被告共同耕种和经营”的事实不成立。
(五)起诉状说“张国栋将原告耕种的土地毁掉”的事实不成立
因为,2014年8月4日,哈市中院二审开庭时,张国良在法庭上说:是他毁的该地块。所以说:起诉状中所说“张国栋将原告耕种的土地毁掉”的事实不成立。
综上,二被上诉人不是诉争土地的使用权人和林木所有权人,二被上诉人无权享有本案诉争的《草原承包合同书》项下的财产。
二、本案原告的诉讼主张已经超过诉讼时效期间
本案原被告发生纠纷时间是自2007年10月15日,可是一审二原告主张权利的时间是2011年6月14日,立案时间是2011年9月14日,二被上诉人没在2009年7月14日前提起诉讼,超出了法定诉讼时效期间。依据《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关于“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二年”和《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七条关于“诉讼时效期间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起计算。”的规定,本案被上诉人的诉讼主张已经超过诉讼时效期间。巴彦县人民法院不该立案审理。
综上所述,二被上诉人的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法院依法驳回二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此致: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
陈述人:
二0一六年五月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