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详细信息

雷巴柯夫
加入时间:2010-3-2 阅读次数:2214

    
雷巴柯夫:《短剑》、《铜雀》、《阿尔巴特街的儿女们》
http://commerce.dbw.cn   2009-08-19 15:03:02

   1988年,我买到了中国文联版的雷巴科夫《阿尔巴特街的儿女们》,这本书不仅装帧很简陋,内容编排也异乎寻常的简陋,没有前言后记,也没有作者介绍,只是在封底有这么几句简单的内容介绍:“本书是当今苏联最畅销的小说,是继《日瓦戈医生》之后的最重要的小说。本书再现了三十年代苏联大清洗时代的腥风血雨,刻画了在艰难岁月里人民的悲苦辛酸,许多人被逮捕、遭审讯、被流放到西伯利亚。这部小说首次真实、细腻、大胆地揭示了斯大林复杂、矛盾的内心世界,披露了许多鲜为人知的历史事件。”读完之后,冰冷的感觉就像那句烂俗的形容语:“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如果记得不错的话,这是我第一次阅读直接描写斯大林大清洗背景并直接描写斯大林本人心理活动的长篇小说,之前读过的若干历史读物到底没有文艺作品来得这样震撼,虽说这部小说在艺术上还称不上完美。

  雷巴科夫是苏联犹太人,生于1911年,1998年去世。他的一生历尽坎坷,创作活动多姿多彩,著作等身,被评论家称为“苏联时代最后一位革命浪漫主义者”,以他有中译本的作品而论,早年以儿童文学作品《短剑》起家,《短剑》、《铜雀》、《阿尔巴特街的枪声》三部曲以及《克罗什历险记》三部曲奠定了他经典儿童文学作家的地位。中期创作的几部主流作品《司机》、《叶卡捷玲娜.沃洛尼娜》、《沉重的黄沙》也受到不同程度的好评,晚年发表的力作《阿尔巴特街的儿女们》及续集《从阿尔巴特街到西伯利亚》堪称石破天惊,争议不断,影响力一直持续到今天。

  雷巴科夫的童年时代随父母住在莫斯科著名的阿尔巴特大街,那正是十月革命后新政权危机四伏而又充满朝气的年代,日后他写了一系列描写阿尔巴特街青少年的作品,从《短剑》三部曲到《阿尔巴特街的儿女们》,可见阿尔巴特街丰富的童年生活给雷巴科夫留下了终生难以磨灭的记忆,一个作家的一生围绕一条街道写了那么多作品,这种情形相当罕见。

  《短剑》三部曲用惊险小说的形式描写了阿尔巴特街少年米沙和他的伙伴们在内战时期到新经济政策时期的经历。第一部《短剑》发表于1948年,讲述米沙们和白匪军反革命特务的斗争;第二部《铜雀》(又译作《青铜鸟》)发表于1956年,讲述米沙们在夏令营的生活以及与地主富农坏分子的斗争;第三部《阿尔巴特街的枪声》(冯明霞、冯肇元译,江苏文艺出版社,1983)发表于1975年,讲述米沙们在新经济政策时期和新资产阶级分子、流氓盗窃集团的斗争。整个系列小说节奏明快,紧张刺激,加上大量描写主人公童年生动幽默的细节,趣味十足,令人爱不释手。

  《短剑》三部曲的写作持续了很长时间,早在战争期间,身为苏军军官的雷巴科夫就在构想战后的创作计划了,阿尔巴特街的童年记忆自然成为他首选的题材,他自己也说,《短剑》是他对童年的回忆,他靠记忆过日子,用不着去寻找素材,因为他有自己的长处――丰富的人生经验。在湖南人民版《短剑青铜鸟》的“译后记”中有这样一段评价:“此书内容惊险、紧张,情节开展迅速,结构紧凑、严谨、人物形象鲜明,语言优美、质朴、流畅、富于个性化,书中偶尔出现的大自然景物的描写,虽寥寥几笔,却恰到好处地收到了烘托氛围和人物心境的效果,特别可贵的是雷氏文笔的洗练,叙事总是紧扣主题,不枝不蔓,惜墨如金”。我以为这个评价准确概括了雷巴科夫儿童文学作品的特色,这个特色在《克罗什历险记》三部曲中又得到进一步发展。

  与阿尔巴特街少年系列不同,完成于60年代的《克罗什历险记》三部曲(程文、粟周熊译,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5)描写的是战后下一代的生活,全书分为《克罗什历险记》、《克罗什的假期》、《无名战士》三部,讲述战后少年谢廖沙(外号“克罗什”,意为“小不点儿”)从八年级学生到中学毕业参加工作的经历。小说写了谢廖沙探求个性独立的少年时代,写了他在社会上的漫游,写了他参加工作后对战争时期的思考,通过谢廖沙的成长和变化,展现了战后苏联广阔的社会生活画面。雷巴科夫有两个儿子,长子出生于40年代,正是克罗什的年纪,经过仔细观察下一代苏联青少年的生活和性格,雷巴科夫总结了新一代少年与战前那一代阿尔巴特街少年的多方面不同,更重要的是看到了几十年来苏联青年在精神上的传承。与《短剑》相比,《克罗什历险记》在保持原有那些特色的同时,更多地描绘主人公的内心世界,技巧更为娴熟。

  在儿童文学题材以外,雷巴科夫在他创作的黄金时期还写了几部生产建设题材的作品。长篇小说《司机》(岳麟译,作家出版社,1955)获得1950年斯大林文学奖金,描写某汽车总站朝气蓬勃的生活,书中的主人公、汽车总站站长米沙.波里雅柯夫跟《短剑》三部曲那个少年米沙是同一个人,这是一部标准的斯大林时代小说,深受斯大林本人的好评,不过,斯大林在盛赞这部小说的同时,又认为雷巴科夫隐瞒了曾经被开除团籍学籍并判刑流放的经历,差一点剥夺了他获奖的资格。长篇小说《叶卡捷玲娜.沃洛尼娜》(杨骅译,新文艺出版社,1958)的基调与《司机》类似,描写苏联河运工作者的生活,同样是写主人公带领广大干部群众与落后现象、官僚主义斗争,大搞技术革新,提高劳动生产率的故事。这两部作品在文革前的中国拥有不少读者,不过今天看起来就显得相当沉闷乏味了。

  发表于1978年的《沉重的黄沙》(信德麟、展凡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80)是雷巴科夫最成熟的作品。描写一个犹太家庭在苏联时期的悲欢岁月,小说中第一人称“我”的父亲雅科夫是祖居乌克兰的瑞士犹太人,1909年在乌克兰旅游时,爱上了当地一个犹太姑娘拉希莉,婚后回到乌克兰生活,生下了五子二女,小说写了这个家庭及其亲友们的遭遇和磨难,特别是雅科夫和拉希莉真挚动人的爱情,感人之极。而小说中所描绘的苏联犹太人在斯大林时代的生存际遇,凝聚了雷巴科夫作为苏联犹太人对以往岁月的深沉思考,惊心动魄之处让人感觉非同一般的沉重。

  在一些关于雷巴科夫的背景资料和词典条目中,都说他1934年毕业于莫斯科运输工程学院,我想这种说法并不确切。雷巴科夫于1930年考入莫斯科运输工程学院,1933年因为牵涉批判反对派校领导的运动及一首打油诗而被开除团籍学籍,稍后以所谓进行反苏宣传罪被捕,并被流放到西伯利亚,流放期满后当上汽车司机浪迹天涯,因此他是不是从学校“毕业”显然是有疑问的。战争爆发后,雷巴科夫参军,在苏军运输部门工作,随军一直打到了柏林。因为表现出色,晋升至少校军衔,并被撤销了“前科”,这就是斯大林认为他“隐瞒”的经历,而这一段非凡的经历构成了他日后震惊天下的《阿尔巴特街的儿女们》系列小说的素材。

  1956年苏共二十大批判斯大林之后,雷巴科夫即开始构思创作《阿尔巴特街的儿女们》,但直到1987年才得以发表,立即引起巨大的轰动,并被迅速引入中国,我当年看到的范国恩译本大概是第一个中译本,至今大概有不下十个各种书名的中译本问世,阵势之大空前绝后。1988年以后,这本书一直是热门读物,相关评论已经很多,这里就不多说了。关于斯大林的肃反运动,从苏联官方资料到我国的正式读物,各种各样的详实史料、当事人的回忆、民间记忆、学人评述汗牛充栋,数不胜数。在《阿尔巴特街的儿女们》的最后,当书中人物得知基洛夫被暗杀后,忧心忡忡地预言:“黑暗的时代来临了”,我以为看待这段历史的正确态度应该是吸取经验教训,探索如何避免这种“黑暗的时代”,而不是试图翻案,为斯大林的肃反扩大化涂脂抹粉,甚至于为了美化斯大林的清洗,向被冤杀的三大元帅身上大泼脏水。像这样居心叵测地公然歪曲历史,假使斯大林从墓中苏醒,想必也是会脸红的吧。

  《阿尔巴特街的儿女们》自然具有永恒的价值,不过平心而论,由于雷巴科夫有太多的感触要抒发,太多的观点想表达,太多的史实要反映,反而找不到合适的表述方式,除了开头一部分比较出色,后来越写越乱,枝蔓太多,与他的前期作品的简洁相比显得罗嗦了许多。至于雷巴科夫后来写的续集《从阿尔巴特街到西伯利亚》,试图反映斯大林肃反运动的全貌而匆匆赶写出来,连作者本人也不满意,并没有引起前一部那样震撼性的反响。雷巴科夫移居美国后创作的《灰尘》,描写这群阿尔巴特街少年在卫国战争中的遭遇,居然至今没有见过中译本,颇感意外和遗憾。

  在雷巴科夫这么多作品的中译本中,哪些是最好的或者最值得一读的?我以为比较而言,《短剑》三部曲写得最好看,可以列入最优秀儿童冒险小说的行列;《克罗什历险记》对战后苏联青少年的生活有独到观察;《沉重的黄沙》在艺术上最为成熟,可惜在我国几无影响;最有价值的作品当然是《阿尔巴特街的儿女们》。雷巴科夫作品中精彩的章节比比皆是,比如我以前阅读《短剑》时,印象最深刻的是该书第16节“书柜”,少年米沙奉母命整理书柜,别出心裁地展示了那个时代苏联少年的阅读生活,看到那些熟悉的书名,特别是看到米沙张罗着和小朋友交换书籍的场景,自然大感心有戚戚焉,对作者雷巴科夫也自然大有好感,只有对生活充满感情的人才会烹制出如此鲜美的大餐,虽然当时不知道这位雷巴科夫日后还会发表《阿尔巴特街的儿女们》这样非凡的作品。

  (《短剑》,柳朝坚译,少年儿童出版社,1955

  《铜雀》,冬麦译,群众出版社,1958

  《阿尔巴特街的儿女们》,范国恩等译,中国文联出版公司,1988)

作者:    来源: 俄罗斯旋律网     编辑: 高雷
供求信息
巴巴多斯商人求购食品容器、食品加工设备
尼商求购农业机械
尼商求购电器
尼商求购电脑
尼商求购建筑材料
尼商求购太阳能设备
延伸阅读
日本手机小说形成“大产业”带动多媒体联动
俄罗斯人最爱看侦探小说
俄最受欢迎小说家看好“平和的文学作品”